野鳥知音

圖示

鳥類是大自然的石蕊試紙

白頭翁的御飯糰

白頭翁的御飯團

白頭翁的御飯團

從部落格開張,拍了不少號稱城市三劍客的白頭翁。今天第一次拍到它吃果子,雖然是常見的鳥,我對它的食性還不甚了解,有空再查證,只是覺得鳥的食物對照他們的體型,好像食量蠻驚人的,不過以鳥的活動量,可能隨時要補充相當的熱量吧,想著我包包裡只有一個御飯團,好像不夠我剛剛耗掉的能量呢。

分類:野鳥寫真,

遇見大捲尾

遇見大捲尾

遇見大捲尾

賞鳥的書都說森林公園固定可遇見大捲尾,前一陣子池子裡很熱鬧,都沒注意在天上飛的嬌客,今天水池區說不出的冷清,注意力自然移到天上,就發現幾隻在樹梢間穿梭的大捲尾,聽說是比猛禽還兇的狠角色,領域感很強,天要黑了,無法取得清楚的相片,既然知道它在這裡出沒,下回應該可以拍張更清楚的特寫,不過一身黑,連眼睛嘴巴都黑,要拍好還不容易呢。

分類:野鳥寫真,

都市裡的麻雀朋友

紅冠水雞與麻雀

紅冠水雞與麻雀

麻雀是常見的鳥,常見到不知該不該稱它野鳥,但你仔細觀察它們,你會發覺它們相當可愛(快收成的農人們可不這麼想),毛色也很漂亮,這得歸功於我們開始拿著望遠鏡或長鏡頭找鳥,找不到什麼特別的,只好回頭看著這些原本覺得無趣的傢伙,但竟然還會被它們的動作及互動吸引呢!

兩隻麻雀

兩隻麻雀

有沒有注意到其中一隻麻雀瞪著我看,原本我不是要拍它們,我的目標是更前面的紅冠水雞,從鏡頭裡看到它們鬼鬼祟祟的靠近,忍不住也拍了一張麻雀特寫,回來在電腦上瀏覽,才發現麻雀的表情很有趣,意外得到一張自己很滿意的照片,姑且稱為野鳥街拍好了。

麻雀特寫

麻雀特寫

分類:野鳥寫真, 鳥言鳥語, ,

第二次植物園賞鳥行

第二次到植物園,我們從和平東路的入口進去,直接到民俗植物區,意外發現一隻黑冠麻鷺在大庭廣眾下散步,這和我們讀到圖鑑上寫的生性害羞有些不同。大夥拍得十分過癮,傻瓜相機就可以拍出頗有水準的野鳥照片,還使用錄影功能錄了一段黑冠麻鷺的動畫。
我們回頭走到上次發現五色鳥的地方,五色鳥沒看到,但遇到一位拿著筆記,很勤快記錄的賞鳥人,沒有相機,沒有望遠鏡,看他也樂在其中。誰說賞鳥一定要大包小包呢?今天雖然只看到白頭翁,但還是很過癮,我們已經比較能聽聲辨位,賞鳥的樂趣也提升了一級!
回到教育廣播電台前的水池,乍看之下沒什麼動靜,但停下腳步,發現這兒竟然是一群綠繡眼的玩樂天堂,這群小傢伙動個不停,快速穿梭於樹叢間,雖然很難拍照,但我們還是拍到幾張我們大夥都很滿意的照片。

分類:野鳥寫真, , ,

第一次植物園賞鳥行

植物園是莊爺爺賞鳥的地點之一,雖然沒有莊爺爺帶領,我們一夥還是抽空到植物園一趟,植物園毗鄰南海學園。日本時代就是苗圃,除一部分供育苗外,餘均予劃分區域,闢為母樹園,分別自台灣或日本採運母樹植於園內,並插名牌,以資普及植物教育。1921年改為林業實驗場。
還未深入賞鳥專題前,我們對植物園的印象僅止於有荷花的大水池,學校校外教學也曾帶我們到水生池參觀。這回因為大家有任務在身,所以眼睛瞪大了看,耳朵也豎起來聽,果然,感受到非常不一樣的植物園。 繼續閱讀文章 »

分類:野鳥寫真

再訪大安森林公園

森林公園夜鷺

森林公園夜鷺

在莊爺爺的指導下,完成我們第一次的賞鳥活動,但因天氣炎熱而提早收兵,所以我們大夥再度造訪森林公園。森林公園是台北市中心最大的綠地,雖然不像植物園一般林木參天,但反而容易觀察在樹梢活動與休息的野鳥。
我們利用下課後到森林公園,傍晚的森林公園像黃昏市場一樣,熱鬧極了,夜鷺最多也最好拍,有的佇立水中,有的在時頭上,有的站在樹枝上,每個都像衛兵一樣,拍多了也覺得沒什麼挑戰性,開始盯著飛行中夜鷺,也拍了幾張飛行中的相片,頗有成就感。

夜鷺飛行

夜鷺飛行

比起夜鷺,小白鷺和紅冠水雞變得孤單,我們只發現一隻小白鷺和兩隻紅冠水雞,紅冠水雞像玩具船一樣在湖面巡航,只是整隻黑色,距離又遠,很難把氣氛拍起來。

分類:野鳥寫真, 鳥言鳥語,

分類

大家來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