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鳥知音

圖示

鳥類是大自然的石蕊試紙

新的開始

很遺憾這次無法入圍部落格複賽,但這完全不影響我們研究野鳥的熱忱。休息沉澱幾天,重新進到後台,原本以為瀏覽人次會躺平在地下,結果發現還是有訪客光顧我們的野鳥園地,讓我們重新燃起一股好好經營下去的信心!

分類:部落格記事, 鳥言鳥語

夜鷺躲起來

夜鷺休息之一

夜鷺休息之一

夜鷺休息之二

夜鷺休息之二

昨天時間趕,只看到一隻夜鷺亞成鳥,今天再去一趟,在樹叢中總算給我找到兩隻。森林公園水池區,中間有一個比較不受干擾的區域,應該算是野鳥一個安全的棲息環境,可惜鐵欄杆的很不美觀,感覺上是比較過時的公園設施,要隔離人的騷擾,又要保持野地風味,應該有比較先進的設計才是。森林公園的水池區已經是一個不錯的觀鳥地點,前幾天我親眼目睹翠鳥捕食的景象,來回總共三次,可惜沒拍到,但確定森林公園有翠鳥已經讓我很滿足,坐在旁邊板凳的阿伯也知道那隻是魚狗(翠鳥的台語俗名),如果阿伯每天都來公園,翠鳥捕魚的景象它應該十分熟悉吧。

分類:鳥言鳥語,

夜鷺哪裡去了

四月下旬的夜鷺亞成鳥

四月下旬的夜鷺亞成鳥

夜鷺幾乎已經是森林公園的代表鳥種,容易觀察也容易拍,但這幾天都不見蹤影。資料中提及長江以南的夜鷺是留鳥,很好奇上個月同時間滿池的夜鷺都躲到哪兒,今天只拍到一隻亞成鳥。

人們都很主觀的把好惡加到野鳥身上,要不是夜鷺常常近距離滿足許多初入門、技巧差、設備不足的拍鳥人,我看台北的夜鷺,似乎不再讓大家驚嘆與好奇,某個 google 很容易搜到 的網站還用小偷來形容它的姿態呢,我為夜鷺抱屈,如果它是稀有鳥,待遇就不應該是這樣,有位鳥友拍了幾張非常清晰的夜鷺飛行照,PO 文還說:原本不想拍的呢,但我覺得這幾張相片是我研究飛羽的珍貴資料!

分類:鳥言鳥語,

鳥視界

沒鳥可拍就拍花,就是不想讓相機閒著。拍鳥要抬頭,拍花要低頭,平衡一下也好。花不會跑,有更多時間斟酌構圖,可以享受和拍鳥不一樣的樂趣。專家說低角度拍花才能拍出立體感,我腦中閃過的是一本書的標題-"台北鳥視界",書名引喻用鳥的視界瞭解鳥的世界,所以花要拍得美,就是要取"蟲視角",用蟲的視界來看花的世界,蟲可以是蜂鳥、蜜蜂或任何傳播花粉的動物,花朵鮮艷的顏色和誇張的造型就是要吸引動物們幫忙傳宗接代,所以花朵最漂亮的角度不就應該是它們的視角嗎?

植物園池邊盛開的花

植物園池邊盛開的花

分類:鳥言鳥語

變化中的植物園

距上次去植物園拍鳥又過了兩個禮拜,感覺上變化很多,荷花池開始佈滿荷葉,雖然離盛開還有一段日子,但氣氛已經和上回來不一樣。書上曾看過紅冠水雞的介紹,特別提到它可以在葉面上行走,植物園的荷花池固定有兩隻紅冠水雞(目前的判斷),不知道能否真拍到它們葉面上行走的畫面。

植物園盛開的花

植物園盛開的花

今天遇到不少拍鳥人,不知收穫如何。我們沒帶望遠鏡頭,只拍了一些池邊盛開的花。學著雜誌上的構圖把相機放低,比較能呈現出花的立體感。

分類:鳥言鳥語,

城市三劍客

麻雀、白頭翁、綠繡眼的棲息環境和人類相重疊,甚至喧囂的城市中,也常見它們的蹤跡,所以號稱為城市三劍客(參閱-大安森林公園步道 p57)。

麻雀喜歡住在有人的地方,因為有人就會有掉落的食物屑,俗稱"厝鳥仔"。麻雀不受人喜愛,一則因麻雀會啄食農作,再來就是麻雀聒噪,台語就稱喋喋不休的人叫"厝角鳥仔"。

白頭翁和麻雀不同,它們很少落地(應該和食性有關),但你抬頭一望,台北的天空處處都是白頭翁的劇場,不過從書中得知,白頭翁並不是台灣本地種,這個以後再聊。

城市三劍客都是好動的傢伙,但三者中綠繡眼最嬌小,在枝椏間穿進穿出,和在樹梢都會駐留一會兒的白頭翁不同,幾乎一刻都停不下來,想為他們拍照還不怎麼容易呢。

分類:讀書心得, 鳥言鳥語, , ,

關心身邊的野鳥朋友開始

從報名部落格比賽到今天,差不多過了三周的時間,我們這個起步必較晚的部落格也漸漸成形,雖然看過很多精彩的野鳥相片,但許多是要上山下海及長時間才有所獲,所以我們選擇從身邊的野鳥朋友開始,認識它們,同時介紹給大家認識,其實這些野鳥朋友可能每天都曾出現在您眼前,但我們卻不曾留意過它們,自從我們開始野鳥專題之後,發現身邊朋友怎麼多了起來,經過忠孝東路,我們就不只一次遇見喜鵲從馬路上方飛越。認識身邊最容易接近的野鳥朋友是讓我認識更多台灣野鳥朋友的必要過程;我們和身邊的人相處不也一樣嗎?讓我們從關心身旁的朋友開始吧!

分類:部落格記事, 鳥言鳥語,

到底誰佔誰的巢

綠鳩與樹鵲

綠鳩與樹鵲

我們都聽過鳩佔鵲巢這個成語,查成語典得知出自詩經:『維鵲有巢,維鳩居之』,用來比喻坐享其成。但了解鳥類生態的人可能會懷疑鳩佔鵲巢的可能性,可參考新竹市野鳥學會的傅文燦先生"鳩佔鵲巢成語之探究"一文。

屏北高中學生曾研究"雀佔燕巢"的問題,那是他們校園實際的案例;野鳥百科也曾有收集2005年殷登國先生在中國時報浮世繪刊登的文章,詳述發生在他家後院鳥屋雀占燕巢(電線桿上的啟示 燕雀爭巢)的趣事(外國人常設在庭院設置鳥屋,放置飼料及飲水,吸引鳥類駐足)。

到底是雀占燕巢還是鳩佔鵲巢,值得我們再深入研究,但有一個野鳥世界更值得我們關心的課題是外來種對本地生態的影響,我們放大對巢的定義,這是不是也算是一種鳩佔鵲巢的行為呢?大家不妨參考這篇報導-"外來白腰鵲鴝佔巢繁殖 專家憂威脅本土鳥類"。中國有一成語:"燕雀處堂",燕雀並無相爭之意,而是燕雀乃民家屋簷堂前常見之鳥類,用來比喻身處危境而不自知,毫無警惕之心。原典故:「臣聞燕雀處堂,子母相樂,自以為安也,突決棟焚,而燕雀怡然不知禍之將及,其是之謂乎!」

分類:野鳥文學典故, 鳥言鳥語, ,

都市裡的麻雀朋友

紅冠水雞與麻雀

紅冠水雞與麻雀

麻雀是常見的鳥,常見到不知該不該稱它野鳥,但你仔細觀察它們,你會發覺它們相當可愛(快收成的農人們可不這麼想),毛色也很漂亮,這得歸功於我們開始拿著望遠鏡或長鏡頭找鳥,找不到什麼特別的,只好回頭看著這些原本覺得無趣的傢伙,但竟然還會被它們的動作及互動吸引呢!

兩隻麻雀

兩隻麻雀

有沒有注意到其中一隻麻雀瞪著我看,原本我不是要拍它們,我的目標是更前面的紅冠水雞,從鏡頭裡看到它們鬼鬼祟祟的靠近,忍不住也拍了一張麻雀特寫,回來在電腦上瀏覽,才發現麻雀的表情很有趣,意外得到一張自己很滿意的照片,姑且稱為野鳥街拍好了。

麻雀特寫

麻雀特寫

分類:野鳥寫真, 鳥言鳥語, ,

都市鳥還是都市野鳥

我們的觀鳥活動是從生活周邊環境開始,我們都是都市小孩,從沒在鄉村生活過,大家都說我們和自然脫節,說我們不懂大自然。我不禁開始懷疑,都市鳥到底是不是野鳥?想聽聽大家的意見!

繼續閱讀文章 »

分類:鳥言鳥語,

分類

大家來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