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鳥知音

圖示

鳥類是大自然的石蕊試紙

新的開始

很遺憾這次無法入圍部落格複賽,但這完全不影響我們研究野鳥的熱忱。休息沉澱幾天,重新進到後台,原本以為瀏覽人次會躺平在地下,結果發現還是有訪客光顧我們的野鳥園地,讓我們重新燃起一股好好經營下去的信心!

廣告

分類:部落格記事, 鳥言鳥語

白頭翁的御飯糰

白頭翁的御飯團

白頭翁的御飯團

從部落格開張,拍了不少號稱城市三劍客的白頭翁。今天第一次拍到它吃果子,雖然是常見的鳥,我對它的食性還不甚了解,有空再查證,只是覺得鳥的食物對照他們的體型,好像食量蠻驚人的,不過以鳥的活動量,可能隨時要補充相當的熱量吧,想著我包包裡只有一個御飯團,好像不夠我剛剛耗掉的能量呢。

分類:野鳥寫真,

自然小徑

自然小徑網站 logo

今天整理網路舊連結的時候,發現一個以前造訪過的網站-自然小徑,站主整理一些和自然生態有關的資料,野鳥知識也是其中之一,如果您有時間造訪,點進鳥類學的連結裡,您會看到分類清楚的寶貴資訊,這個網站少了花俏的介面,反而可以專心閱讀這些精心整理的資料。連結保存在右邊的野鳥資料庫裡,大家可以去拜訪。

分類:網路探訪

夜鷺躲起來

夜鷺休息之一

夜鷺休息之一

夜鷺休息之二

夜鷺休息之二

昨天時間趕,只看到一隻夜鷺亞成鳥,今天再去一趟,在樹叢中總算給我找到兩隻。森林公園水池區,中間有一個比較不受干擾的區域,應該算是野鳥一個安全的棲息環境,可惜鐵欄杆的很不美觀,感覺上是比較過時的公園設施,要隔離人的騷擾,又要保持野地風味,應該有比較先進的設計才是。森林公園的水池區已經是一個不錯的觀鳥地點,前幾天我親眼目睹翠鳥捕食的景象,來回總共三次,可惜沒拍到,但確定森林公園有翠鳥已經讓我很滿足,坐在旁邊板凳的阿伯也知道那隻是魚狗(翠鳥的台語俗名),如果阿伯每天都來公園,翠鳥捕魚的景象它應該十分熟悉吧。

分類:鳥言鳥語,

夜鷺哪裡去了

四月下旬的夜鷺亞成鳥

四月下旬的夜鷺亞成鳥

夜鷺幾乎已經是森林公園的代表鳥種,容易觀察也容易拍,但這幾天都不見蹤影。資料中提及長江以南的夜鷺是留鳥,很好奇上個月同時間滿池的夜鷺都躲到哪兒,今天只拍到一隻亞成鳥。

人們都很主觀的把好惡加到野鳥身上,要不是夜鷺常常近距離滿足許多初入門、技巧差、設備不足的拍鳥人,我看台北的夜鷺,似乎不再讓大家驚嘆與好奇,某個 google 很容易搜到 的網站還用小偷來形容它的姿態呢,我為夜鷺抱屈,如果它是稀有鳥,待遇就不應該是這樣,有位鳥友拍了幾張非常清晰的夜鷺飛行照,PO 文還說:原本不想拍的呢,但我覺得這幾張相片是我研究飛羽的珍貴資料!

分類:鳥言鳥語,

倦鳥歸巢

"倦鳥歸巢"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成語,但倦鳥真的會歸巢嗎?巢是鳥兒繁衍後代的場所,但完成傳宗接代任務之後,常常會棄巢而去,鳥巢和我們一般認定的家的功能似乎不盡相同,或許應該說倦鳥歸"窩"吧,所以有另外的說法是"倦鳥知返"或"倦鳥知還"!這一段時間拍鳥的經驗(粗淺的經驗),感覺上我們所謂的留鳥,都有一定的生活領域,今天你看到它出現,明天再來,在同樣的地點附近通常會再碰到它,所以鳥兒基本上是應該有家的!鳥兒哪兒休息?哪兒過夜?都是值得我們探究的主題,但可以確定的式,鳥兒回的"家",大多不是"巢"。

許許多多鳥兒並不在鳥巢中過夜,既然不在鳥巢中睡覺,為什麼鳥兒要辛辛苦苦地築巢呢?對大多數鳥類來說,鳥巢一開始是繁殖後代的"產房"。雌鳥在巢中產卵和孵卵(也有雄鳥孵卵的例子)。等小鳥孵出後,鳥巢又成為育嬰房,當小鳥長大可開始獨立生活時,鳥巢的重要使命已經完成,最後多被鳥兒們遺棄。但很多好事的人們,倒是很熱心的替他們設計他們自認為漂亮的房子:

太陽能鳥屋

太陽能鳥屋 Yanko Design

這是網路上看到一個太陽能鳥屋的設計,有人替這設計設了個主題:"為歸鳥留一盞燈",不知道是否實用,不過也有人回應這個設計可以吸引蟲子,對鳥兒也有好處,只是亮亮的棒子,不知野鳥是否有興趣?(資料來源:Yanko Design),我還查到這個太陽能鳥屋的設計公司是 oooms,他們還有其它一些很有趣的設計,太陽能鳥屋的售價70歐元。我還發現一個很有趣的鳥屋販售網站,三款鳥屋看來還是專業建築師設計的呢,造型有現代綠建築的風格,不過以設計鳥巢來說,鳥兒本身才是身兼設計與建造的全能建築師 (資料來源:Modern Birdhouses)!
Modern Birdhouses

Modern Birdhouses

分類:網路探訪, 野鳥文學典故

鳥視界

沒鳥可拍就拍花,就是不想讓相機閒著。拍鳥要抬頭,拍花要低頭,平衡一下也好。花不會跑,有更多時間斟酌構圖,可以享受和拍鳥不一樣的樂趣。專家說低角度拍花才能拍出立體感,我腦中閃過的是一本書的標題-"台北鳥視界",書名引喻用鳥的視界瞭解鳥的世界,所以花要拍得美,就是要取"蟲視角",用蟲的視界來看花的世界,蟲可以是蜂鳥、蜜蜂或任何傳播花粉的動物,花朵鮮艷的顏色和誇張的造型就是要吸引動物們幫忙傳宗接代,所以花朵最漂亮的角度不就應該是它們的視角嗎?

植物園池邊盛開的花

植物園池邊盛開的花

分類:鳥言鳥語

變化中的植物園

距上次去植物園拍鳥又過了兩個禮拜,感覺上變化很多,荷花池開始佈滿荷葉,雖然離盛開還有一段日子,但氣氛已經和上回來不一樣。書上曾看過紅冠水雞的介紹,特別提到它可以在葉面上行走,植物園的荷花池固定有兩隻紅冠水雞(目前的判斷),不知道能否真拍到它們葉面上行走的畫面。

植物園盛開的花

植物園盛開的花

今天遇到不少拍鳥人,不知收穫如何。我們沒帶望遠鏡頭,只拍了一些池邊盛開的花。學著雜誌上的構圖把相機放低,比較能呈現出花的立體感。

分類:鳥言鳥語,

遇見大捲尾

遇見大捲尾

遇見大捲尾

賞鳥的書都說森林公園固定可遇見大捲尾,前一陣子池子裡很熱鬧,都沒注意在天上飛的嬌客,今天水池區說不出的冷清,注意力自然移到天上,就發現幾隻在樹梢間穿梭的大捲尾,聽說是比猛禽還兇的狠角色,領域感很強,天要黑了,無法取得清楚的相片,既然知道它在這裡出沒,下回應該可以拍張更清楚的特寫,不過一身黑,連眼睛嘴巴都黑,要拍好還不容易呢。

分類:野鳥寫真,

城市三劍客

麻雀、白頭翁、綠繡眼的棲息環境和人類相重疊,甚至喧囂的城市中,也常見它們的蹤跡,所以號稱為城市三劍客(參閱-大安森林公園步道 p57)。

麻雀喜歡住在有人的地方,因為有人就會有掉落的食物屑,俗稱"厝鳥仔"。麻雀不受人喜愛,一則因麻雀會啄食農作,再來就是麻雀聒噪,台語就稱喋喋不休的人叫"厝角鳥仔"。

白頭翁和麻雀不同,它們很少落地(應該和食性有關),但你抬頭一望,台北的天空處處都是白頭翁的劇場,不過從書中得知,白頭翁並不是台灣本地種,這個以後再聊。

城市三劍客都是好動的傢伙,但三者中綠繡眼最嬌小,在枝椏間穿進穿出,和在樹梢都會駐留一會兒的白頭翁不同,幾乎一刻都停不下來,想為他們拍照還不怎麼容易呢。

分類:讀書心得, 鳥言鳥語, , ,

分類

大家來投票